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中国古筝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活动

【正规网上真钱游戏地主】_线上棋牌,网上博彩公平的吗!

2016-05-26 18:21:43

只有在头了的基础上才能摊打正规网上真钱游戏地主

【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存款5分钟内到账 取款半小时内到账 在菲律,澳门 均设有实体贵宾厅信誉有保障 玩的放心】

  广东赌博网站一定要先把游戏厅的情况搞清楚网上足球开户网哪有

  儿子31年前突然失踪,村民都认为是坠河溺亡

  父亲下河捞不到人,始终坚信儿子还活着,他说——

  儿子丢了,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广西新闻网-当代生活报记者 王建伟 文/图

  核心提示

  在贺州市八步区信都镇,有一位名叫陶广文的老汉,他年幼的儿子于31年前突然失踪,村民们都认为孩子很可能是失足跌入河中溺亡。陶广文沿河张网捕捞2个多月,始终没有发现儿子的尸体,他由此坚信,儿子一定尚在人间。直到今天,陶广文仍在不遗余力地寻找着儿子。

  儿子失踪

  村民认为已溺亡

  家住贺州市八步区信都镇的陶广文,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除了种地再没干过其他营生。1985年6月22日那天,正好是农历端午节,下午4时左右,陶广文的妻子车雪英带着4岁半的儿子陶亚款到自家菜园摘菜。

  到了菜园,车雪英让儿子独自在地头玩耍,等她摘完菜出来,却发现儿子不见了。四下找寻不见,车雪英赶紧跑回家告诉陶广文,夫妻二人随后又发动上百名村民四处寻找,然而找遍整个村子也不见儿子的身影。

  菜园旁边有一条小河,宽不到20米,河水也不算深,夏天的傍晚常有村民到河里游泳洗澡。眼看村子被翻了个底朝天,活生生的一个孩子却找不着,村民们开始怀疑,小亚款是不是不小心跌入河中溺亡了。大家纷纷好言安慰陶广文,然后各自散去。对于邻里的推测,陶广文半信半疑,他认准了一个死理,那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父亲坚持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事发第二天一大早,一宿没合眼的陶广文立即跑到邻村,向亲戚借来一艘小船和渔网,开始沿着自家菜园旁边的那条小河,往下游仔细打捞。

  为了避免遗漏,陶广文还在河边用石头做记号,从河岸的一侧到另一侧细分为若干网格,每往下游移动2米,至少要横向撒够10网,一旦遇到可疑物,他就亲自跳进河中,潜水搜寻。

  就这样,陶广文平均每天往下游推进20米,一直坚持搜寻了2个多月,直到小河在下游1公里外,汇入另外一条大河。最初,村民们看到陶广文如此执着,还挺感动。时间一长,各种风凉话就冒出来了。有的说,陶广文八成是想儿子想疯了,脑子出了问题;也有人说,照陶广文这种捞法,河里的鱼虾恐怕都要被他捞光了。

  村民的风言风语,没能影响到陶广文,他仍然坚信儿子一定还活着,从而也树立了他30年寻子的决心。

  四处寻亲

  小腿曾被狗咬伤

  把渔网还给亲戚之后,陶广文开始每天骑着自行车,到周边的村子逐一打听,看看谁家有没有捡到走失的孩子。据陶广文的大女儿说,弟弟走失的头几年,父亲走遍了钟山、富川、昭平以及广东连山、江华等周边县份的每一个村镇,有时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自己实在难以想象,父亲一路上都承受了怎样的磨难。

  陶广文的大女儿回忆说,有一次,父亲出去找儿子回来,腿上缠着一根布条,走路也明显一瘸一拐的,是母亲用山上采回的草药,捣烂后敷在伤口上,休养了半个月才逐渐痊愈。父亲一直不愿说他究竟是怎么受伤的,直到后来村里有人被狗咬伤,去镇上打狂犬疫苗,父亲才轻描淡写地说:“被狗咬算什么,当初我的腿肿了将近1个月,就没打疫苗,现在不是也全好了?”

  原来,那次陶广文去广东省连山县一个村子,听说有户人家从人贩子手里,花钱收养了一个男孩,年龄与儿子相仿,就跑去辨认。那家人听说他的来意,坚称“没有此事”把他赶走。陶广文不死心,夜里偷偷躲在对方家门口,观察那家的孩子,结果被人家养的狗咬伤。

  心灵创伤

  逢年过节

  子女说话都很小心

  不知不觉,31年过去了,如今陶广文夫妇都已年过花甲,陶广文再也无力骑着自行车外出寻找儿子了。所幸的是,家中另外几个子女都顺利长大成人,孩子们深知父亲的心病,主动为他分忧。

  陶广文的大女儿现在在深圳打工。她告诉记者,为了帮父亲寻找弟弟,她和大弟、二妹先后在多家报纸、电视上刊登寻人启事,还在《宝贝回家寻子网》注册登记寻亲,但至今仍然没有弟弟的下落。“自从弟弟走丢以后,逢年过节我们一家人虽然团聚,但大家一直都感受不到幸福,因为每到这个时候,我们姐弟几个都要格外小心,生怕勾起父母不好的回忆,令他们伤心。”

  记者电话采访陶广文时,提到寻找儿子他依然非常激动。他说,儿子虽然已经失踪31年了,但依然是隐藏在他心底最深的痛。如果有生之年不能把儿子找回来,他感觉自己实在是愧对陶家的列祖列宗。

  陶亚款的相关特征

  生于1980年11月25日,1985年6月22日在贺州市八步区信都镇福桥村三合组失踪。失踪时身穿白色圆领套头上衣,头上只有一个旋,后颈窝处有一粒红色朱砂痣,左手食指只有两节关节,但手指长度和常人一样,屁股上有块青色胎记。圆脸,头发软,后脑平,笑起来有酒窝。耳朵大,耳垂有肉,单眼皮,高鼻梁,嘴唇厚,牙齿平整。双手无断掌纹。

  陶亚款失踪时,家里有爷爷奶奶,父亲陶广文,母亲车雪英,大姐、二姐、哥哥和妹妹,陶亚款排行老四,失踪后家里又添了两个妹妹。陶亚款称呼妈妈为吾婆,平时和妈妈最亲近。家里住的是泥砖瓦房,当地是平原,种植大米等农作物。家门口有条公路,还有个鱼塘。

  只需报个数也是能赢钱的网络博彩公司如何盈利(新闻来源:真钱棋牌游戏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