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中国古筝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活动

【真钱棋牌游戏官网导航】_信誉网路真钱棋牌,必胜百家乐!

2016-06-29 04:17:01

兵法真钱棋牌游戏官网导航

【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存款5分钟内到账 取款半小时内到账 在菲律,澳门 均设有实体贵宾厅信誉有保障 玩的放心】

  百家乐投注手法足球单场让球胜平负中的SP值是依据总投注量和每个投注选项的资金散布计算出来的澳门足球博彩公司官网

  制图 李开红

  5月23日,拉萨一家旅馆,邹明的父亲终于找到了他。

  5月3日,27岁的江苏无锡男子邹明(化名)等5名驴友相约到黑竹沟游玩探险,其中一人摔伤后,一行人下山。5月6日,邹明单独再进沟,当晚失联。(成都商报曾连续报道)

  事发后,景区及家属组织了大量人员在黑竹沟进行搜救,均无发现。但5月23日晚,邹明失联整整17天后,其父亲邹强(化名)终于在西藏拉萨市区一家青年旅社找到了他。

  为何失联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没有幸福感,与父母之间存在沟通障碍,做IT的很辛苦,“我的脾胃不好,吃不好、睡不好,经常失眠,我想去学中医调理自己,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怎么失联

  半年前预谋,6日离开黑竹沟后,去峨边县城的面包车是网上提前联系好来接的。去峨边的路上,扔掉了两张手机号卡,插上了一张提前准备好的171虚拟手机卡。17天里,使用的一张与他长相相似的他人身份证,并且办了张新银行卡。

  失联多久

  计划消失四五年。“你考虑过家里人吗?四五年之后,你想想女儿多大了?”邹明说,“这一切都考虑过很多遍。”

  这17天邹明到底去了哪里?24日,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专访了邹明,倾听他“失联”背后的故事。原来,这一切,只是他提前半年计划好的一次“失联”。

  儿子失联

  父亲花费20万苦苦找寻

  连续半个月,邹强一直在黑竹沟等待儿子的消息。5月20日,成都商报记者见到邹强时,他满脸疲惫,斜靠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在来之前,我们都以为搜个几天,就应有下落了,但现在看来太难了。”

  短短15天,邹强已经为搜救支付了20万元的费用,但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他妈妈都准备卖房子了,说要继续找。”邹强叹气说,但黑竹沟景区实在太大了,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真不知道怎么办。

  读者爆料

  失联男子可能在拉萨

  就在邹家人一筹莫展时,成都商报记者接到读者报料称,在拉萨看到过一个游客很像邹明。

  “拉萨?不会吧?”当记者把这个消息告诉邹强时,他的言语中既有疑惑,又掩饰不住一丝丝兴奋。

  22日晚,邹强及亲属迫不及待地从黑竹沟景区赶往成都,同时预订了第二天从成都飞往拉萨的航班,成都商报记者也一路随行。

  据邹强介绍,儿子大专毕业后又去学习了计算机网络,并从事相关工作,他爱好运动,曾参加过环太湖国际自行车赛。邹强特地从手机中翻出儿子之前参加比赛的照片,脸上露出了久违的一丝笑容。

  在邹强的心中,儿子一直是一个比较阳光开朗的大男孩,不至于有什么想不通的事。父母都在事业单位上班,儿媳妇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2岁多的孙女也十分乖巧,“他有一个蛮幸福的家庭。”

  父子相见

  笑称也就瘦了四五斤

  23日16时许,到达拉萨后,邹强来到拉萨市公安局城关区分局广场派出所,拿着成都商报此前的报道,向民警讲述了儿子的情况。民警查询发现,一名疑似邹明的青年男子入住在市区一家旅社,但登记名字并非邹明。

  21时30分许,该旅社服务员向警方报告称,该青年男子回来了。不过,当邹强及亲属赶到旅社后,青年男子又出去买吃的东西了。10多分钟后,一个戴着眼镜的高个男子走进了旅社,一边啃着馒头,一边跟旅社老板打招呼。他正是邹明。

  “邹明!”听到父亲的叫声,他顿时愣住了。邹强快步走了过来,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拥抱了一下。由于邹明使用了他人的身份证信息登记入住,民警对他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并没收了身份证。

  邹强迫不及待地与儿子聊了起来。“我看看你,瘦了不少吧?”面对父亲的询问,邹明笑着说:“也没瘦多少,估计就四五斤。”

  失联17天 发生了什么?

  从5月6日至23日,邹明与家人整整失联了17天。当景区及家人组织大量人力物力在黑竹沟景区大范围搜救,并几乎感到绝望的时候,他却出现在了拉萨。那么他到底何时离开黑竹沟?这17天他到底去了哪些地方?怎么最后又到了拉萨?

  A、行程

  17天去了哪?

  从黑竹沟到拉萨

  邹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5月6日9时许,他到达黑竹沟景区,买票进了山门。之后确实如目击者所见,他没有进入景区常规线路游览,而是向右侧山上爬山去了。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邹明翻了几个小山头,穿过一片片密林,从景区山门右侧大约30多米远处,进入了黑竹沟镇通往景区的旧公路。随后,邹明给妻子打了电话称,“他要进黑竹沟景区转一转,看看就回来,不会去探险。”

  在旧公路上,邹明给背包换了一件罩衣,裤子上也围了一件衣服,戴了运动面巾,“我的特征太明显了,要不太容易被人认出来了。”随后他乘坐了一辆面包车包车到了峨边县城汽车站,当天18时左右到了成都。

  据邹明讲述,在成都待了两三天后,他在网上约了几个队友一起去了都江堰、汶川、映秀、卧龙、小金、丹巴、金川、色达、甘孜、新龙、理塘、巴塘、昌都、波密、鲁朗、林芝等地,“一路上主要是搭顺风车,有队友退出,也不断有新队友加入。”5月22日,邹明到了拉萨。

  B、背后

  这一切是提前半年

  想好的计划

  邹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一切都是他在半年前就想好的计划,他想让自己“失联”。

  据邹明介绍,今年春节前,他了解到黑竹沟之前有驴友失踪的事情发生,便决定选择黑竹沟,之后他便开始在网络论坛寻找队友,同时还开始观看荒野求生的视频,学习一些探险经历,“最初我是真的想进去探下险的,先锻炼下自己,再‘失联’。”

  5月3日,邹明和其他4位驴友来到了黑竹沟。他打算进山后,找一个适当的时机和借口掉队,然后自己悄悄走出黑竹沟,但当天有人摔伤打乱了他的计划,“经过再三考虑,我还是决定独自上山,按照原计划继续执行。”

  6日上午离开黑竹沟景区后,他乘坐提前在网上联系好的面包车来接。在去往峨边的路上,他扔掉了两张手机号卡,插上了一张提前准备好的171虚拟手机号卡。

  这17天里,邹明住宿是使用的一张与他长相相似的他人身份证,并且办了张新银行卡。

  “如果我们找不到你,你打算多久回去?”邹强一脸严肃地问。“我计划四五年!”邹明淡定地回答。“四五年?你考虑过家人吗?四五年之后,你想想女儿多大了?”邹强的声音有一点激动,但邹明说,“这一切都考虑过很多遍。”

  C、原因

  身体及家庭原因

  让他选择“失联”

  “我知道很多人对我的行为无法理解。”邹明说,从一两年前开始,他就在反思,觉得生活不能就这样过,没有幸福感。

  邹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觉得与父母之间存在沟通障碍,很多时候他想表达的事情,他们(父母)听不进去,无法进行正常的沟通。母亲总觉得这个不行那样不行,而父亲对很多事都无所谓,这样让他感觉很累。

  对于之前的工作,邹明也觉得不满意。“做IT的很辛苦,城市里的环境也不好。”在邹明看来,这也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两个月前,邹明就辞去了工作,但父母对此并不知情。让邹明下定决心“失联”的一个更重要原因是,“我的脾胃不好,吃不好、睡不好,经常失眠,我想去学中医调理,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在邹明的计划中,拉萨并不是终点站,他说,最终他将返回色达已联系好的一村民家,住在那里潜心修行,先自学一段时间中医,再去拜师学艺,甚至师傅也都已经联系好了。

  这个计划也曾差点中断。前两天,邹明在手机上看到成都商报的报道,知道父亲在苦苦找他,“我也很纠结,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但是经过综合考虑之后,我选择了要坚持下去。”

  成都商报记者 顾爱刚 摄影报道

[page title= subtitle=]

  进展

  随父回家

  希望有改变

  24日上午,邹明带着父亲和姨夫等人在布达拉宫广场附近转了转。

  这趟旅行让父亲心里有点百感交集,“因为听说可能有高原反应,本来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来拉萨。”邹强说,没想到居然因为找儿子来了(拉萨)。当天15:55,邹明跟随父亲乘飞机回家。

  邹强表示,回家之后,肯定会与儿子好好沟通,“大家敞开心扉聊,反思各自的问题,并且做出努力化解这些问题”。但邹明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希望会有好的改变吧。”

  景区

  随意穿越探险或将受罚

  “不管如何,人平安就好。”黑竹沟景区管委会主任郭云城介绍说,不过此次“失联”事件,除了家属付出了20万元搜救费,景区也产生了一大笔搜救费。目前,景区正在研究看是否对其采取罚款等进一步措施。

  郭云城表示,未经许可擅自进入景区进行露营、穿越和探险,如果改变水资源、水环境自然状态,影响植被生态和景观等,根据《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景区可以对其进行处罚,希望广大游客自觉遵守景区管理规定,不要盲目探险。

  原标题:“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消失17天 预谋了半年

 

  作350柱的大底澳门贵宾厅(新闻来源:国外赌博网